长城新媒体集团  主办

长城网雄安频道

当前位置: 雄安快讯

激浊扬清 凸显地方文化内涵
——对话南京师范大学容城籍文学博士、副教授刘立志

来源: 长城网  作者:王渊
2019-10-29 15:06:55
分享:

  长城网雄安讯(记者 王渊)他是一位雄安的儿女,对家乡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;他是一位文化学者,执着于中国优秀文化的研究;他是一位治学严谨的大学教师,无论对中国古代文化的研究,还是对雄安文化的关注,科研成果频出。日前,记者采访了这位容城籍南京师范大学文学博士、副教授刘立志。

南京师范大学文学博士、副教授刘立志。资料图

  记者:请简要介绍一下你的情况?

  刘立志:我是土生土长的容城县人,1992年考入保定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,毕业后被保送到河北师范大学中文系,1996年本科毕业,如愿考入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,3年后获得古代文学硕士学位,当年又考取古代文学专业博士研究生,3年后毕业并留校任教。

  我从小喜爱文学,读研究生期间,主要关注《诗经》研究。我读博士的导师郁贤皓先生以唐代文学研究享誉学林。他尊重我的个人兴趣,支持我确定毕业论文选题为“汉代诗经学及其渊源考论”。从教以来,我一直开设讲授全校公选课程和古典文献学专业课程“《诗经》导读”,还对博士论文进行增补完善,改名为《汉代诗经学史论》,2007年在中华书局出版。2015年获批国家社科项目“吴地文化与《诗经》学研究”,目前正在全力推进,力争明年结项。手头还有一个古委会项目“秦汉《诗经》异文疏证”,不久也将完成。

  记者:谈谈你对家乡的认识?

  刘立志:20多年来,我一直关注家乡的发展,对这块土地有着始终无法割舍的感情。在家乡读书求学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,回想当时正是改革开放、百业待兴之时,容城服装、制鞋等行业相当活跃,百姓的生活已解决了温饱问题。但是,那个时候高中阶段的文化教育水平不够理想,高考升学率不尽如人意。

  容城是燕赵故地,历史传统悠久,文化积淀深厚。小学时期,我就熟知白洋淀雁翎队打鬼子的故事,中学时期,就知道杨继盛和孙犁是家乡的骄傲。家乡的文化发展势头很好,有些青年才俊发愤图强,离开家乡寻找到更高更好的发展平台;有些尽管隅居乡里,但是刻苦努力,学识不断精进,影响及于全国。我的高中语文老师孙志明先生就是这方面的典范。

  记者:如今家乡已是雄安新区。你是如何理解设立雄安新区的?

  刘立志:设立河北雄安新区,对于家乡来说,是千载难逢的重大历史发展机遇。这不仅仅是由乡村向城市的转变,更是文化腾飞的契机,期盼着“未来之城”雄安的规划建设能健康快速地发展。

  我从事文史研究,对于新区的文化建设最为关注。雄安新区设立的出发点主要是为了缓解首都北京的压力,具体说来就是为了消除北京日益严重的“大城市病”。雄安新区要担承的是首都除去政治功能之外的经济和文化功能。我们都知道,文化也是生产力,“无文化传承,无雄安未来”,文化建设举足轻重,甚至可以说是新区建设成败的关键所在。

  记者:你是如何理解雄安新区文化建设的?

  刘立志:雄安新区的文化建设可以分发掘、发展、发扬3个步骤进行。新区三县历史辉煌,东周燕文化、宋辽古战场、抗战红色文化等,文物遗迹多有。通观历史,三县文化属于燕赵文化的大范畴,没有形成自己鲜明殊异的特色。明清以来,明显受到保定、北京、天津三地文化的泽溉,出现了很多文化名人。容城三贤(刘因、杨继盛和孙奇逢)、孙犁与荷花淀派,这些都可以宣传与弘扬。我翻阅清人别集,发现清人诗集中多次出现新区三县的地名,最频繁的有两个:白沟和赵北口。赵北口曾是白洋淀的一个码头,而白沟在容城与雄县交界处。它是宋辽澶渊之盟划定的分界,附近有不少杨家将征战的文化遗迹,明代燕王朱棣靖难之时,此地也是重要的战场。历史风云在眼,诗情文心正可触发而起。新区历史文化积淀深厚,我们文史研究者责无旁贷,更要加强研究挖掘文化内涵。

  文化大致可以分为物质文化与非物质文化两类。在新区文化建设中,物质文化需要保护与宣传,非物质文化需要整合。事实上,三县与京畿文化关联紧密,难以剥离,如孙犁家乡与天津孙犁故居的沟通,椒山故里与北京松筠庵的串连,如此就可以立足本土,还能带动保定乃至河北经济文化的发展。总之,要科学规范与合理引导,激浊扬清,凸显地方文化内涵,以便形成集群效应,生成文化亮点。

  记者:作为一名文化学者,你为雄安文化传承做了那些工作?

  刘立志:雄安新区大规模建设已经开始,目前正在有序推进。我们这些身处异乡的新区人,有责任有义务为家乡的文化建设克尽一己绵薄之力。

  在2016年至2017年申请出国访学期间,我曾发愿一定要为弘扬三贤文化做些事情。赴美访学归来后,我深感不能懈怠,正在围绕容城三贤搜集了一些材料。不久前,郑建党女士组编三贤研究特刊,我梳理了椒山的资料,提交了一篇论文。椒山影响深远,明清时人多有感喟,张会来先生主编出版的《杨继盛遗书题跋释读》34万字,收录了1555年至1935年产生的126篇题跋,作者包括纪晓岚、刘墉、徐世昌、翁同龢等人。清人读到椒山诗文,看到椒山遗物,感慨颇深,“昔时人已没,今日水犹寒”,多有吟咏之作。我已辑集不少,有心撰著一本杨继盛事迹、遗物题咏集。河北大学教授商聚德先生点校了《刘因集》,我有心在他的基础上进行系统注释诠解。以后,我还会写一些关于雄安文化的文章,希望日积月累,能够凑成一本书的规模。

  记者:你对未来的雄安文化建设有何期待?

  刘立志:新区的文化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,任重而道远。对于新区民众来讲,文化的提升将是质变性的、巨大的,生活中的冲击力度也将是不可想象的。对于政府来说,需要良好的顶层设计,既要全面吸纳深圳经济特区、上海浦东新区等建设发展经验,也要充分借鉴发达国家新城建设的规划模式。我坚信,秉承研究与开发并举、保护与整合并重的原则,雄安新区将会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。

关键词:雄安新区,文化责任编辑:霍少轩